刘备我祖:用文言文写公众号,打开率凭啥高达30%?

  • 2016年11月29日
  • 0 Comments

▲“刘备我祖”公众号头像是宋武帝刘裕

刘黎平很佩服刘寄奴气吞万里如虎

如今的刘黎平,整个人都被牵制住了,随着公众号名气暴增,各种线下活动接踵而来。

他是广州日报国学班的编辑,就在接受经理采访当天,还去华南师范大学讲课,他给编辑学专业学生讲课已有两年。他还被到处邀请做演讲,写碑写赋。

他的公众号“刘备我祖”,以文言文写作,模仿史记题材,写当下热点人物,《史记郭美美传》《史记王宝强传》等文章,在网上广泛转载,而他“太史刘”的自称也被大众熟知。

曾当过乡村教师

1971年出生的刘黎平,带着鲜明的时代特征。

1991年,复读了一年的刘黎平考上师专,年少多壮志,当时校长说:“我们是为国家培养农村和小城镇教师”。

三年后,刘黎平被分配到城郊的农村中学教书。现实告诉他,在乡村学校里别谈什么理想,别谈什么徐志摩,搓麻将的年长同事语重心长的说:“我们看呢,书读得越多越没得用。”

▲刘黎平曾经执教的农村学校

空怀壮志,时光易逝,在那个高喊“读书改变命运”的九十年代,通过自身努力而实现向上层社会流动的可能性极小。但女友离他而去,促使他不懈努力,考了三次研究生,终于在1998年考上了暨南大学古代文学的硕士研究生。

三年研究生生涯里,他潜心读《史记》《杜诗详注》《旧唐书》《太平广记》《资治通鉴》等文史书籍,认为历史是很多人生的集合,里面充满了悲喜剧,能看到一个词,那就是:命运。

“我们这一类人在下面受过一些挫折,考研不是出来求学,而是出来改变命运的。”刘黎平后来说,“读书还是能改变一个人命运的”。硕士毕业,他顺利进入广州日报,在房价还未疯狂的时候,付款买房,从户籍上来说,成了真正的广州市民。2010年,由他全力策划编辑的“国学”专版见报,刘黎平开始觉得自己得到了“恰当的尊重”。

写作:童子功也要多年蛰伏

其实,刘黎平在公众号上的得心应手,受益于多年的蛰伏和积累。

刘黎平读小学时,遇到一个好老师,他教作文在全省有名,他的训练使得刘黎平养成写作的习惯,平时总拿个小本子在写作文。类似于“童子功”的写作训练,让刘黎平觉得,一个人中学时候作文写不好,大学以后就很难写好了。

2008年,他在天涯发帖子,把教书考研的经历,写成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《一个1971年出生的师专生这些年的经历》,一年下来,阅读有120多万。“刚开始写教师的工作和生活,结果写到爱情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共鸣。”刘黎平说。

那时候的读者大多是70后、80后,中小城市和农村出来的大学生,或者说在职人员,基本和刘黎平有相同经历,看了他的文字很感触。

湖北一名仍在乡下教书的88届师专生回复:“深有同感,几欲堕泪——为我、为我同侪。”与刘黎平同龄的一名师专生则感叹,“自己和文中主人公的人生竟如此的相似,原来我们都是一个时代模子刻出来的一批”。

2014年,刘黎平注册微信公众号,并在4月25日发布第一篇文章《聊斋:要想老公乖 得学狐狸兵法》,但直到现在,这篇文章阅读仅有280多。

转折出现在当年8月,当时郭美美成社会关注热点,他突发奇想,用文言文写了一篇《史记美美传》,一下子火爆了,这第一篇10万+,让他确定了“史记体”的写作风格。随后,一连串推出《范冰冰传》《王石传》《令狐大人传》《林心如霍建华传》《傅园慧传》等等。

选题:出了问题才被关注

在刘黎平写的人物传记里,绝大部分都是出了负面新闻的明星,或是落马的高官,正面人物仅有范冰冰、傅园慧、郎平等几个人而已。

曾有企业家请刘黎平写传记,这让他觉得尴尬,“我写的都是出了问题的,平常写谁看呀?”他说,“新闻就是这样,出了问题才被关注。”

有粉丝骂刘黎平一直写明星。刘黎平也是有苦难言,他曾写过《令狐大人传》,稿子被删了;写过肖刚传,观点很平和,但还是被删稿;写过徐*/才#/厚,雷^/洋,都被删稿;现在,涉及房地产、人民币的话题,他都不敢写了。

“我有个群,那里每天都有人在呼喊:怎么办,我的号又被封了!哎呀,我的文章又被屏蔽了!整个群好像一个病友群一样。他们圈粉的意图太强烈了,所以老去碰些敏感话题。”

刘黎平说,“说实在的,那些圈粉几十万的号,影响力还不如我。”他很珍惜这个公众号,要是万一被封,从头再来太难了,他注册了一个小号“刘备我祖二号”,以防万一。

写古文:太专业了不行

刘黎平喜欢设置故事,想象一些场面,把偶然的事情设置成必然,例如《李宗伟林丹传》里,他写到“天既生林丹,又于三千里外,槟城他邦,生一李宗伟”,这样就有一种宿命的感觉。

有时候,刘黎平也会虚构些场景和人物表情,在《傅园慧传》中这样写道:

左史问曰:“58秒95,如何?”

园慧懵然,惊曰:“吾以为59秒矣,居然胜于此,疾速若此乎!吾足矣。”言时不能自胜,以手捧怀,长啸,瞠目,摇首,大笑,若痴若狂。

左史问曰:“汝尽力乎?”园慧曰:“吾尽洪荒之力矣。”

用文言形象传神地再现了傅园慧在比赛后接受记者采访的场景。

刘黎平更引以为傲的,是有粉丝说“我就是喜欢看你文章里的‘太史刘曰’”。他觉得,就像李宗盛、罗大佑、林夕这三个人的歌词无法被超越一样,写古文不是要求达到多少规范,而是绞尽脑汁,让一两句话击中人心。

他在《郎平传》最后写道:所谓郎平,所谓女排精神,今日观之,异于当年哉,当年谓之精忠报国,今日乃天下忘我,我不忘天下;天下不容我,我能容天下。故能王者归来,天下景仰。

“一两句话讲到要点,看了很舒服,我就喜欢那个感觉。”

市面上也有不少以文言文写作的人,在刘黎平看来,文言文写得太专业了也不行,妨碍阅读,这里的拿捏尺度非常重要。

细读中国历代古文,《世说新语》那类没有解释很难读懂,而明清文章多用敬语典故,以借代代替事物本身,结果读者被外壳迷惑了。反观秦汉时期的文章,直接描述事物本身,简洁而古朴,可以效仿。

他甚至说,一个人若把《史记》里的经典篇目读过十遍以上,那么他的表达能力不会太差。

细数写文言文的公众号,“就阅读量来说,我是最好的,最差也有两万多,他们的内容不是说不好,只是后面跟上来很难。”刘黎平说。

▲“刘备我祖”主笔刘黎平


为何热衷于100000+:痛快

并非每篇文章都能达到10万+,拥有12万粉丝的公众号“刘备我祖”,有时候也要看运气和节点。

就在不久前,他在朋友圈里“哀悼长达一个半月无十万加”:为什么热衷于文章的十万加?或为名,更多为利,而老刘是为了痛快。

老刘的偶像是沙漠之狐隆美尔,十万加,百万加的传播快感如同隆美尔长驱北非大漠,横扫千里,一个个阅读和赞赏数字如同攻陷城池、斩俘敌军的数据,有扬威感,有征服感。

做不了南征北战的将军,就做十万加的新媒体英雄。

刘黎平曾说,既然一时实现不了十万加,那就要谨慎出手。自从10万+的稿子多了以后,他把公众号上推送文章的频率做了调整:7月份只推送了4篇,3篇10万+,其中一篇没到10万,是因为加了一个自己原本不情愿写的广告;10月份,他推送了8次,11月份,他打算只推送6次,降低频率的主要原因,是精力不济。

仅是换个地儿码字

由于自己写公众号,刘黎平没空去看更多的号。他关注的号并不多,一般是人际圈里的。

他的朋友圈常转载公众号“水煮历史”的文章,但转发之后并不知道这个号叫什么,只是觉得标题和题材感兴趣。他爱历史,说杨靖宇牺牲的故事,比电影精彩,说薛岳抗战的事迹,现在基本有定论。

他很关注六神磊磊,说六神磊磊很有才气,只是最近几篇写得没以前好。“我跟他一样,都是自己写,这一点,别人没法代替。”

有情绪时,刘黎平也会在朋友圈发布,他说,“我四十五岁了,人到中年,危机感更强烈,虽然我的自媒体自己做得还算满足。”自媒体做得不错,但刘黎平并无辞职做自媒体的打算,以前他怕没人要,如今虽然名气大了,但不会专职去做自媒体。他觉得自己的方向感不强,从研究生毕业到现在,一直在广州日报上班。

对他来说,从天涯转战微信,仅是换个地儿码字而已。

社群科技联合21CN报道

社群经理微信:qunsir007

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
本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来自:http://www.96weixin.com/tuisongxiaoxi/3774.html


分享到: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

发表评论  (一键登陆)

搜索...
最新:
推广工具视频演示:
更多精彩请关注 :
果真平台二维码